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
来源:疫情中的上海“城中村”发稿时间:2020-04-07 06:54:25


科多尼奥医院专家表示,尽管在60名自愿无偿献血者中,有40人对新冠病毒阳性反应,但初检结果与拭子采样结果或有所不同。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Abbas Mousavi)4月6日表示,伊朗永远不会为新冠肺炎疫情向美国求助。

针对美国所谓的愿意援助伊朗的提议,3月22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曾表示,美国的提议让人感到奇怪,伊朗不会接受。如果美国真心想帮伊朗,应立即取消制裁。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5月宣布退出此前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中国、德国六国与伊朗签署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后恢复并追加对伊朗制裁。伊朗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方一面称愿向伊方提供帮助,一面却追加制裁。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据报道,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洛迪省科多尼奥市医院采血站,近日在对60名自愿无偿献血者进行病毒测试时发现,其中40人对新冠病毒呈现阳性反应,相当于近70%的自愿无偿献血者或已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事件引起了意大利卫生当局的高度关注,医学专家认为,这是因为该地区出现了许多无症状新冠肺炎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