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首个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床位1600张
来源:武汉首个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 床位1600张发稿时间:2020-04-01 19:53:00


我们登上了G1022次列车。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我如释重负,这比板凳强多了。

深夜的武汉街头,灯火依然璀璨,空气里依然飘着热干面的香。这个在我印象中永远都生猛彪悍的城市,似乎依然活色生香。街上行走的人们,也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戴口罩的人屈指可数。

明天的武汉,会跟今晚的武汉不一样吗?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当地时间28日再次向公众强调实施“社会隔离”的重要性。第二天,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又一次走上街头,和支持者以及还在继续营业的商家握手、拍照。本月,陪同博索纳罗一同访美的多名官员确诊新冠肺炎,博索纳罗两次测试后均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结果为阴性。

吃完晚餐,已是晚上9点。钟老师终于停下来,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了椅背上。他满脸倦容,眉头紧锁,两鬓的白发,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我心中一动,举起手机,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把这一瞬间定格在了2020年1月18日晚上的9点15分。

我马上致电对方,问能否缓一天。对方的回答是商量一下再回复。等待回复的时间里,我打开手机查询当天的飞机航班和高铁车次,都没票。

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一路飞驰。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

上午会议结束,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边走边对我说:“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今天必须赶到武汉。”

“国家的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国家需要我们去,我们必须今天就去!”

两个月来,一直陪伴他辗转奔波的院士助理苏越明和一直追随他披甲伏魔的专家团队,既是他的战略战术的实践者,也是他一路披荆斩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