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一外轮上7船员异常:1例确诊 4例无症状感染者


她表示,在上述指标发生变化时,往往就是有重症化的倾向,“我们要对这些病人更加严密采取有效措施,即要注意细胞因子风暴到来的早期的表现。一旦有细胞因子风暴,患者就可能由重症转化为危重症。”

81岁的重症患者吴阿婆让李斌印象深刻,她是C7病区收治的第一批病人之一,由救护车送来,四位救护大队工作人员担架抬入。

甘肃累计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6例,累计治愈出院36例。

如今,李斌只有一个心愿:“我不求别的,就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就能无愧于心地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安心回家了!”

“入院时吴阿婆根本说不动话,只是在不停呻吟。”李斌回忆,“当时我给她测了氧饱和度显示很低,CT显示两肺弥漫性改变,此外,还合并糖尿病、高血压、肾功能不全、低蛋白血症、低钾血症等,随时可能出现炎症风暴、呼吸衰竭、多脏器功能衰竭。”

此外,来自岳阳医院的医疗队还充分发挥非药物疗法的特色和优势,除了中草药治疗外,针刺、雀啄灸、穴位敷贴、耳穴埋豆、音乐疗法、中药香薰和“岳阳功法”等中医外治疗法也在雷神山医院开展运用,因疗效显著从而赢得了诸多患者的赞誉。

历经40天多的努力,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交出了一张满意的答卷。截至3月28日,他们在雷神山医院共收治病人201人,治愈出院186人。

这一支医疗队于2月15日出征武汉,由来自上海4家中医医院的122位医护人员组成,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主动请缨,受命担任医疗队副领队。

上海医疗队立即为吴阿婆制定了个性化综合救治方案,有高流量吸氧、抗菌、平衡电解质、抑制炎症风暴、营养支持等西医综合治疗,还有中药汤剂+针刺辨证论治等。在多管齐下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和护理下,吴阿婆的呼吸逐渐开始不那么急促了,症状缓解了,不吸氧情况下氧饱和度达到95%以上,各项理化指标都恢复正常,最终“健步如飞”地走出病房。

3月28日20时至3月29日20时,其他航班回国来甘人员中,新增1例从英国入境上海来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9例,累计治愈出院1例,现有4例在临夏州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4例在省级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61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86人,其余175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