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博物馆因疫情关闭,大胆盗贼破门而入偷走梵高名画


武汉肺科医院病情证明单显示,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抗体阴性

王忠今年55岁,于2009年体检被查出身体多项指标异常,2010年被确诊为IgD型多发性骨髓瘤。“是骨髓瘤中比较罕见的一种,”王先生说,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此病。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核酸检测呈阴性,CT显示有阴影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称,目前针对骨髓瘤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但化疗又会加重患者的尿毒症,建议家属拿着资料先去找专科医院如协和、同济专家问诊,看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

3月11日,听说协和医院复诊,王先生便带着父亲去血液科看诊,并先做了全套的新冠肺炎检查。病历显示,王忠的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指标都呈阴性,但CT报告显示“双肺散在磨玻璃密度影及条索影,双肺下叶为甚,新冠肺炎、尿毒症肺炎待排,请结合临床及核酸检测,建议复查”。

“那个医生很严肃地和我说,既然你父亲被报了疑似,不管是不是都要在我这住院观察几天,上传了之后医院都是可以看到的,没有医院会收。因为这样我才把他送到肺科医院住院。”王先生说。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福奇表示将在当天下午白宫疫情小组会议上讨论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