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系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


为此,医护人员和一些民众在社交媒体发布以“#GetMePPE”(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为标签的话题,呼吁外界防护设备。

资料显示,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图片显示,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

《纽约时报》绘制的全世界大都市确诊病例(左)和死亡病例(右)增长趋势图

除了“围堵”失败,美国政府也未能尽早加大检测力度,这一定程度上让公共卫生官员盲目行动。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一篇名为《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的报道指出,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此外,检测标准过严、检测能力不足也是隐患。

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最后,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

不过,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

由于口罩短缺,伊利诺伊州一名重症监护室护士被告知要连续5天使用一个一次性口罩。加州一名急诊室医生说,她的同事开始把使用过的口罩储存在塑料容器里,见不同病人时再次使用。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