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案影响疫情应对?特朗普:注意力是有被分散


3月16日以后,德国终于采取了关闭边境的措施,也下令限制人们出行。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电视上对全国人民讲话,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人面临的最难的困境。”

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刚开学一个月,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从那时起,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谁知,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

2017.11--2019.09江西省副省长

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我早早地出了门,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为避免路上被感染,我戴好护目镜、N95口罩,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防止被歧视。尽管如此,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

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100万手机用户真的在中国消失了吗?”印度新闻网站Republic World 3月30日发表了一篇辟谣报道,揭示了一条有关“中国隐藏新冠肺炎实际死亡人数”的谣言。该谣言质疑中国政府公布的死亡数字,认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今年1月至2月流失用户的数量2100万“等同于死亡人数”。这只是近期在印度流传的有关中国新冠疫情的谣言之一。从中国疫情暴发到抗疫初步告捷,印度媒体一直全程紧盯,对中国的造谣、抹黑也从未缺位。而印度疫情形势严峻后,它们又希望学习中国,从中国进口物资。

我们依次一对一地坐进格子里,检查体温,并填写纸质版的入境申报信息。和我沟通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男性,知道我从德国回来,问我德国戴口罩的人多不多。由于需要接触一些外国人,他还问我怎么用英文问别人来自哪个省份,像是在和一位亲切的大哥哥聊天一样,旅途中十几个小时的疲劳和紧绷的心情也在这时得到了缓解。

检疫完毕,带着健康码,再通过一次边检,顺利出关。从降落到取行李,大约用了三个小时。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出发地也相对安全,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飞机上几百人,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

1992.10--1994.05江西省计划委员会以工代赈办公室干部、主任科员

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没有人戴口罩

托运行李排队时,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