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医生张笑春:为推进CT影像为诊断依据 豁出去了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该命令于当地时间4月2日签署,4月3日生效。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项主要规定提到,“暂停自2020年3月1日以来通过或发布的任何地方法令或命令”,特别是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的任何命令。此前,许多州内的城镇制定了关闭海滩的规定,以遏制疫情。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万例】

4日,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应当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重新开放海滩的命令目的在于鼓励个人和家庭加强锻炼,以减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所带来的不适,但也有地方政府表示反对。泰比岛市市长雪莉·塞申斯在一份声明中称,目前并不准备开放海滩,“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保证海滩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六英尺(约1.8米)。”

当地时间4日,法国公共卫生署署长萨洛蒙表示:法国累计新冠肺炎病例总数为68605例,较前一日增加4267例。死亡病例总数达到7560人,其中敬老院死亡人数为2028人。法国现有28143名感染者在接受住院治疗,较前一日增加711人,其中6838人在接受重症监护,其中105人低于30岁。

资料显示,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图片显示,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

当地时间4月4日晚,土耳其卫生部宣布,当日进行了19664次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其中3013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至此,土耳其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3934例。新增76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病例501例,累计治愈786例。土耳其总计进行了161380次检测,重症监护患者1311例,插管患者909例。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