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
来源: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发稿时间:2020-04-01 14:03:18


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放下电话后,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工作人员表示,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后备箱常常“满员”。

“人们不能悼念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这个场景太令人心碎了,也很可悲,”马尔默公司里的一名丧葬承办人奇斯曼说,“每个人现在都在等待,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不敢出门。他们的亲人离世了,而现在他们却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个房间里。”

当前正在实行的分区分级差异化管控措施统一按本通告精神作出调整,如有变化另行通知。

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

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是当地最大、装备最好的“临终关怀”服务商之一,但现在,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死亡之战”。

3月29日,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调整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

在这场悲剧之中,马尔默和他的同事,以及他们所服务的家庭都面临不确定的因素,比如是否可以举行葬礼。当地时间3月30日,《商业内幕》新闻跟随马尔默和他旗下殡仪馆员工,记录了他们一天的工作日程,试图了解这个行业在越来越严峻的疫情之下如何运转。

Daniel J. Schaefer殡仪馆。图据《商业内幕》

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按照规定,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他说道。

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