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妹子困在英国哭诉"我要回中国":广州的家很安全


在疫情初期,郑瑞强除了要负责肺科医院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方案之外,另外一个任务是作为专家组成员不定期前往定点医院巡查,筛选出危重症患者,提高救治的精准和成功率,有时候,他还需要带头去做插管等一些高风险手术。

于学杰认为,对于流行病调查人员来说,准确找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并将他们隔离,这些难度和工作量都是非常大的。更难的是如何溯源,如何让他们准确回忆起过去14天内(一个潜伏期)接触过哪些人,甚至是他们外出时接触过的大量陌生人。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有两种,一种是刚开始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医学观察几天后出现了症状,这类属于处于潜伏期的病人;另一种是过了潜伏期之后也没有症状出现,这类就属于携带者。需要指出的是,只有后者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

澎湃新闻注意到,1971年11月出生的郑瑞强,现任位于江苏扬州的苏北人民医院重症重症医学科主任。

印度封国以防倒退21年 留学生:当地人戴口罩的不多

不过,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评估尚需更多科学证据。日前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的一篇针对157例确诊病例开展的调查显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3%,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11%,两者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中国有多少无症状感染者?一篇中国疾控中心发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的论文披露,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内地共报告72314例病例,其中无症状感染者889例(1.2%)。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蒋荣猛认为,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出现咳嗽等症状,也就不太容易排出病毒,传染性较弱。

对于一线医护人员来说,ECMO、气管镜、气管插管等都是高危操作,极易近距离与病人的的气道分泌物接触,而病人喷射的气溶胶携带病毒的可能性非常大。“从保护年轻医生的角度考虑,我们都是自己上。”郑瑞强说。

他致力于重症医学临床、教学和科研20余年,在多器官功能不全的发病机制和治疗的基础研究与临床救治方面具有较高造诣,尤其在感染性休克的发病机制和集束治疗在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发病机制和保护性通气治疗方面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农工党常委马延和撰文指出,确定无(轻)症状携带者的比例很重要,应该适当考虑开展对这样的无症状携带者的筛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