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各地为中国抗击疫情加油鼓劲
来源:日本各地为中国抗击疫情加油鼓劲发稿时间:2020-03-27 22:38:34


王朝夫2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研究团队发现引起新冠肺炎死亡的原因是严重肺损伤导致呼吸衰竭及其他重要器官的功能衰竭。与其他既往报道的SARS及MERS相比,下呼吸道内黏液栓的形成和肺泡腔巨噬细胞的聚集活化是新冠肺炎的特别之处;表达ACE2(细胞表面受体)的肺泡巨噬细胞,成为新冠肺炎感染的靶细胞。

中新网上海3月27日电 引起新冠肺炎死亡的原因是什么?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后期缘何会出现低氧血症?新冠肺炎感染的靶细胞是什么?中国的医学专家们在新冠肺炎疾病病因学方面展开了深入探索。

相比之下,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3月24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Angelo Borrelli)在接受《共和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就有10个人感染者,这种比例是可信的。”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

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更是远超过意大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她说,“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

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病理科主任王朝夫领衔的新冠病毒肺炎病因诊断研究团队,在对重症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尸解中,抽丝剥茧,发现疾病真相的蛛丝马迹,为阐述新冠肺炎的病理生理并为后续治疗提供相关病理学依据。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已回沪的王朝夫教授27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研究发现,新冠肺炎病理改变最大的受累脏器是肺,其表现为渗出、变质和增生混合性病理改变,包括弥漫性肺泡毁损、肺泡间隔纤维组织增生以及纤维组织增生所致的肺实变等。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2月17日,王朝夫作为国家卫健委委派的新冠肺炎病因研究专家组组长,带队奔赴武汉前线。该团队由6位专家组成,开展新冠肺炎病理学和病因诊断研究。他们都是长期工作在病理和影像学临床和研究一线,具有丰富工作经验和专业技能的精兵强将。王朝夫教授曾获得上海交通大学凯源奖,是优秀的病理学专家和备受爱戴的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