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恢复堂食后涨价且菜量变少?官方回应:属实


为保工作飞行40余小时回美,不少公司已冻结招聘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2月底,在谷歌搜索部门工作的韩昭高烧不退。他怀疑自己可能被传染上了新冠肺炎。彼时,位于硅谷的圣塔克拉拉郡刚刚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然而,当他戴上口罩来到斯坦福医院就诊时,却发现这里的医生都没有戴口罩。“我们当时就有点担心疫情的蔓延,后来果然暴发了。”韩昭回忆道。

和苹果公司一样,谷歌公司也开始全面居家办公。

当地时间3月17日凌晨开始,旧金山6县市开始实施“禁足令”(shelter-in-place),19日,加州宣布全州禁足。而早在此之前,硅谷的科技企业多已要求员工居家办公(work from home)。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韩昭观察发现,对于居家办公,每家公司的政策都有所不同,即使是在同一个公司里面,不同的组也会有差异。谷歌虽然注重交流沟通,但是大家平时跨组的交流本来就是通过屏幕来进行的,短期内迅速的交流本来也没有那么重要。如果说居家办公有什么不便的话,就是当本地的企业都全面居家办公的话,网络时常出故障的可能性会变高。

托尔认为,舰上官兵大多是19-20岁的年轻人,“新冠病毒对年轻人的破坏力很弱,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托尔表示。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